长安宫 第一章

小说:长安宫 作者:动感小乳猪 更新时间:2018-09-18 18:45:00 源网站:笔下文学网
  这个冬天来得格外得早,也格外得冷。J县公安局的报警铃声响起时已是半夜,附近的村民打来电话,说是有一群行踪怪异的人在村子里游荡,吓人的很。警察赶到时,这群人已不知踪迹。

  清晨,巡山的刘强时不时哼几句小曲儿,想着早些巡完一遍交了差,赶紧回家钻到炕上暖和暖和才是正经事。“操!”又是一阵冷风,他捂了捂头上的雷锋帽,又把棉袄裹得更紧了些。实在太冷了,哈出的热气甚至凝在鼻子尖,结了一层霜。这种鬼天气,怎么可能有人来偷山?刘强越走越慢,终于一个跺脚,决定抄条鲜有人经过的近路打道回府。想到再走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家,他甚至美滋滋地在心里计划着买点卤味,再来点小酒,犒劳一下自己。想着想着,步伐也变得轻快了不少。这一走快可不要紧,刘强突然脚下悬空,一下子踏进了坑里。“x他奶奶!”低头一看才发现,地上竟有个能容一人的深坑,被枯枝败叶隐藏得极好。拨开四周的枝杈,刘强趴在地上,几乎将半个身子探了进去,这洞弯弯延延,一眼看不到头。刘强觉得新奇,赶紧地唤了几个村民来,要把洞挖开瞧瞧。只是这洞在外面看也不过只是好玩,挖了半天,却怎么也见不到头。刘强有点慌了,心里道,怕不是从地底里钻出了什么东西?这才想着报警。

  直到下午,太阳都恹恹地开始西斜,两名警察才一脸不情愿,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山路过来。扒着洞壁左右研究,又打着手电往洞里照了半天,隐约看见洞底有扇门。两人脸色一紧,这怕不是个盗洞。于是一位警察留下与村民一起守住洞口,另一个则赶紧回局里联系有关人员。

  省考古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连夜赶来,直到第二天中午,洞口才被打开,这条穴道竟深至地下四十多米。穴道的尽头,是一扇已经锈蚀了的铜门,歪歪斜斜地陷在泥里,上面仍能隐约看出一些奇异的图案。取下铜门,果真是一处墓穴。只是墓室多处坍塌,被土石填埋,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,零星的冥器碎片散落在地上,徐然作为跟队的博士生,心中一凉,这伙盗墓贼恐怕已经登门拜访多时了。

  考古队日夜不休,终于基本完成了清扫工作。土石被挖出,整个墓穴的样貌呈现在人们面前。虽说是个墓穴,却只有一室,四周的墙壁已斑驳不堪,甚至倒塌,断裂的支柱散落在地上。万幸的是,大概是因为难以忍耐的严寒拖慢了盗墓贼的进度,最重要的棺木还没有被破坏。墓室中央,两副灵棺紧紧地挨在一起。其中一口木制的棺木已经严重腐朽,卸下棺盖,尸骸身上的红色华服多处腐坏,虽然只剩了骨架,也能明显看出,这位墓主人将一本书按在了胸口的位置。而旁边的另一口棺木却通体光洁透亮,里面躺着的青年男子身着红衣,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。

  徐然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取了那本书,惊异地发现这书虽年代久远,却仍然保存完整,摸上去甚至可以称得上柔软有弹性。翻开来看,里面的文字虽然整齐,却不是中国历代的字体,反而更像是一种崭新的,从未被发现的古老文字。

  我们殊途同归。徐然心里莫名闪过了这句话。

  只是她没有时间去细究原因,周围的工作人员还在清扫整理着现场,她捧着这本书,小跑来到她的导师,也是这次勘探的总负责人,季平先生身边,拼命压抑住自己疯狂的心跳,带着颤音张了口:“老师,我们可能发现了一个新的文明。”

  出土的文物只有零星几件,为了防止二次破坏,便与两幅棺木一同以最快的速度运往省研究所。山路崎岖,车厢里也摇晃得厉害,徐然低头翻阅着棺木里取出的那本册子,时间长了不禁有些晕车。周斌在一旁看着自己女朋友因为劳累而变得蜡黄的脸,心疼不已,于是趁着徐然沉思,伺机把册子抽了去。“你干什么嘛?”徐然的眉头紧了几分,下意识地嘟起了嘴。周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“这东西再好看,能有我好看?你看你,有了项目就把我给忘咯。”

  “快还给我,这次不同以往,你再闹,我就生气了。”徐然有些恼火。她和周斌在一起已经三年,周斌这个人什么都好,人高马大,干活利索,跑起现场来确实是一把好手,科研工作里时不时提出的新观点总能让人眼前一亮,生活上对她关怀备至,耍宝逗笑样样都行。她爱他的才华横溢,风趣幽默,爱他身穿白大褂在实验室里穿梭的背影,也爱他烈日炎炎下颈间划过的汗珠。但是有一点是她所无法接受的,周斌经常性的会在工作的间隙插科打诨。科考工作在徐然的心里是神圣而严肃的,她不能容忍自己的男朋友有一丁点戏谑的态度。这个问题她已经开玩笑地或是严肃地讲了不知几遍,可每一次周斌都会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惨兮兮地抗议徐然太严肃,徐然欺负他。看到男朋友这样,她的脑海里就同步浮现出一只摇头摆尾的沙皮狗,于是瞬间没了脾气。

  这一次又是这样。想到这里,徐然的眉头不知不觉皱得更厉害了。周斌一瞧气氛仿佛紧张了起来,连忙换下嬉皮笑脸的样子,清了清嗓子,正经道,“然然,你已经快两天没有休息了,我知道这个墓很特别,但你不能以损害自己身体作为代价去研究它。我们不差这一会儿,你靠在我肩上睡一会,睡醒我就还给你。”

  徐然没办法,只好顺着周斌的意思靠在他身上。刚闭上眼,一股强烈的睡意便袭了过来,不出半分钟,就沉沉睡去。

  芳草连天,一望无际,柔和的风吹在脸上,微微湿润,阵阵微风掠过草原,发出飒飒的声响。徐然向四周望去,草原,接天连叶的树树红花,还有自己,再无其他。徐然有些懵了,刚才不还好好的在车上,现在这却是哪里?

  正不知所措着,一个穿着红色宽袍的男子从树上跃下,冲她浅浅地笑。“这树名叫石南,每四年开一次花。石南长在石缝中,大概是生得太过艰难,所以每次开的花都是鲜血一般的红色,怎么样,喜欢吗?”不知怎的,徐然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悲伤,她想要靠近这个人,想要触碰他。

  “我好像见过你。”

  男子笑了,暖风拂过,吹起未挽的长发,衣袂翻飞,露出一只小巧精致的锁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长命锁。”

  “我能看看吗?”徐然很是好奇,小小的锁在阳光下反射出点点银光。

  “你该走了。”男子将锁掩进衣摆,便转身要走。

  脚下的土地突然开始震动开裂,徐然慌忙朝着男子奔去,脚却像是踩在棉花上一般,怎么也使不上劲。“你到底是谁?这是哪里?”徐然大喊。

  霎时间,天崩地裂,巨大的石块向她砸来。男子侧过头来看向她,脸上的表情说不清道不明。

  “长安宫。”

  ……

  “然然?然然!醒醒,我们到了。”

  徐然惊醒,猛地直起身子,大口喘着粗气。“怎么了,做噩梦了?”周斌一边拉住她的手,一边擦去她额头的汗珠。“没,没事,我们下车吧。”回想起刚才的梦境,徐然依然能感受到那透彻心扉的悲伤与恐惧。

  进了研究所,两人还未换好实验服,监测科的王津林就匆匆而来,扬起手里的报告,“碳14的检测报告出来了,两万五千年前!”消息一传出,整个研究所炸开了锅。虽然历时太过久远,无法断定这批文物的确切年代,但两万五千这个数字也足以让人大为震惊。事关重大,季平教授马上联系了国家考古研究所的领导,一番商讨之后,专项研究小组正式成立,研究过程要求保密,项目代号“桑田”。

  为了研究方便,两副棺木被分别放置在相邻的无菌室内。徐然透过玻璃窗,看向那个通体透亮的灵棺。时间太匆忙,她甚至还没有好好观察过它。只见棺内男子体态修长,长发束起,颈戴玉佩,手持一支鲜红花束,身着锦衣,腰系墨色镶金腰封。长相与中原人无异,面似珠玉,色转皎然,就算是以现在的眼光来看,也是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。徐然心里大惊,这不就是自己梦里的那个人?距今两万五千年的遗迹,棺木里的书,还有这个保存极为完好,甚至让人怀疑只是睡着了的男子,一切都太奇怪了,仿佛是在指引着她去探索什么。

  夜已经深了,屋外时不时传来几声吱吱的虫鸣。徐然收拾了东西,准备回家。站在走廊上,却发现尽头季教授办公室里的灯还亮着。她左右踌躇了一会儿,咬了咬牙,深吸一口气,便大步走了过去,敲开了导师的门。

  “老师,请让我带队负责书籍的翻译工作。”

  季平抬头,正好对上徐然的眼睛。徐然天赋异禀,虽然年轻,知识储备却已极为深厚,加上跟着自己四处奔波研究考察,也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。他很高兴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有如此的勇气,只是这次的项目难度太大,又极为重要,把带队工作交给一个27岁的姑娘,季平心里到底是不放心。

  徐然看出了导师的举棋不定,坚持道:“老师,我自小便接触古籍与古文字,如今又跟着您学习了10年。我知道10年并不算久,但时间不能代表一切,您心里是知道的。请您给我一次机会,期间但凡有让您觉得不妥的地方,您随时可以把我换下去。”

  季平摘下眼镜,低头思索再三。许久之后,终于出了声。

  “好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安宫,长安宫最新章节,长安宫 笔下文学网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与本站立场无关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©2018 天天小说网